当前位置: 资讯首页 >>

国内新闻

>>  正文

法官员额制改革 构建司法新框架

国内新闻| 2017-01-11 08:00:49 |


  近日,重庆市云阳县人民法院民一庭法官刘虎、书记员牟春香来到人和镇晒经村,公开开庭审理一件赡养纠纷诉讼案件。图为休庭后,法官在进行调解。

  四川成都郫县法院

  让法官专司审判

  本报记者 张 璁

  “从过去的57人到现在的31人,员额法官单独收案数也由改革前的人均192件,增加到改革后319件。”但四川成都郫县人民法院院长洪磊同时告诉记者,尽管该院案件收案总数由2015年的8049件,上升到了2016年的8490件,但员额制改革后,与之相对的结案数却不降反增,由2015年的7007件上升到2016年的7723件,上升了7.8%,结案率同比上升了2.73%,“司法体制改革的效果正在初步凸显。”

  员额法官数量毕竟有限,在员额制改革中,如何安排未入额的同志是一个普遍关注的问题。洪磊介绍,对于此次没能入额的法官,大致有三种安排模式:第一种是鉴于法院案多人少的实际情况,给有经验的老同志设置一个过渡期,但在过渡期内只参与简易案件的审理,并且必须由员额法官最终签发判决书;第二种面向的是年轻骨干,这些人在院庭长带领下作为法官助理参与案件审理,从而成为一支后备力量;第三种方案则是安排老法官成为司法辅助人员,从事裁判文书送达、财产保全等工作。

  郫县法院通过建立员额法官、法官助理、书记员、实习法官助理等人员的分类管理制度,明确各自定义、岗位、职责等问题,让各类人员明白是什么人,干什么事,最终落实“让审理者裁判,由裁判者负责”要求。

  “尽管这次司法改革未能入额,存有遗憾,但是作为司法改革的参与者,对这项改革表示理解。”一位老同志表示,虽然没入额,但也该一如既往地干好本职工作,继续发挥应有价值。这位老同志在短短几个月内就办理保全案件154件。

  对此,法官助理许世强也深有感触地说,虽然自己是北大毕业,储备了较为丰富的理论知识,但毕竟自己参加工作时间短,对法律的理解与法律的实践上与入额法官有差距,所以应当向入额法官学习,“院里面给予我很多鼓励,并由资深老法官带领我们学习办案,帮助积累经验。而且这次也预留了4%的员额进入空间,这也让自己看到了努力的方向,增加了前进的动力。”

  员额制改革之后,面向员额法官的司法责任制改革才能水到渠成。郫县法院结合审判权运行机制的特点组建了18个独任庭和16个合议庭,构建了新型审判团队,并制定下发新型审判团队相关实施意见,授权员额法官自行审核、签发法律文书,实现司法权运行去行政化。

  同时,郫县法院还通过剥离审判辅助事务,让法官能够真正专司审判。“一是充分发挥诉讼服务中心功能,剥离审判辅助事项1.5万余项;二是确定统一集中剥离审判辅助事务,确定由执行局负责法律文书送达、上诉案件统一移送、保全案件等辅助事项,集中完成事务性工作统一办理;三是探索外包事务剥离。积极探索档案等部分事务外包工作,保障法官的办案精力。”洪磊介绍。

  “在实行司法责任制后,法院通过剥离审判辅助事务,减少了行政事务,让自己能够专司审判工作,更多精力用于审判。”被评为“成都人民满意法官”的郫筒法庭庭长周裕灵说,由于组织的保障得力,提高了自己的宏观管理水平,更多的精力可以被用在对自己案件的审理和把控上,这才能够使得自己在2016年审结307件,案件调撤率达到82%左右,同比增加3个百分点。

  洪磊介绍,郫县法院专门确立了“院长开庭周”制度,要求每月固定一周的时间,让院长、副院长、执行局长、审委会专职委员不受行政事务的干扰,专门从事开庭、撰写裁判文书等审判工作。自运行以来,院领导带头参与办理案件240件。

  江苏南京玄武区检察院

  每一起案件都要全力以赴

  本报记者 彭 波

  2017年一开年,46岁的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检察院副检察长王卫东就忙开了。去年底,他作为入额检察官,和其他两名检察官一起,分到了一件人数众多、案情复杂的组织传销案。王卫东说,他好像回到了20多年前刚踏进检察院时的工作状态,必须耐心细致地核实每一笔事实、马不停蹄地提审每一名犯罪嫌疑人。

  王卫东是全院首批入额检察官中仅有的两名副检察长之一。2015年9月,按照江苏省检察院的统一部署,玄武区检察院启动了员额内检察官的遴选工作,首批设置了23名入额检察官。

  “报名参加遴选,我别无选择。因为根据改革要求,分管业务部门的副检察长必须入额。”王卫东说,基层案多人少,需要检察官时刻保持最佳战斗力,年轻人精力充沛,当然希望更多年轻检察官能进入员额,“但作为分管领导,长期不接触具体案件,就不可能全面了解部门的工作情况。”前思后想,王卫东还是报了名。

  就在王卫东决心跟年轻人一道竞争的时候,1981年出生的陈丽芳却还在犹豫要不要报名。“员额检察官需要背负的责任太重大了。这几年,我们院办理的案件量成倍增长,人员却没有增加,每个人都是满负荷运行。现在要员额制改革,公诉部门只设置了7个员额检察官,原本20多个人干的活摊到这7个人头上,那工作量得多大。而且,现在终身责任制,万一出点纰漏,那可是要终身负责的。”在第一次人员分类意向摸底时,陈丽芳退却了,她选择成为检察辅助人员,希望把更多时间留给家庭。然而,10多年的公诉情结岂是说断就能断的?领导的动员谈心、家人的鼎力支持,终于让陈丽芳回心转意,走上了遴选考场。

  经过笔试、面试、考核、遴选等多道程序,王卫东和陈丽芳都顺利入额,成为玄武区检察院公诉部7名入额检察官之一。

  “入额后,权力更大了,流程也更简单了。以前案子要向分管副检察长汇报审批,现在自己就可以决定,节约了不少内部流转时间。但与之相应的是责任也更重大了。”陈丽芳说,2016年,她一共办理了128起案件,平均不到3天就要办理1起案件。

  不过,在新的检察权运行机制下,陈丽芳还有一名检察官助理和一名书记员配合她办案,“3个人分工合作:简单的证据材料交给检察官助理完成,琐碎的程序事务交给书记员承担,我可以集中更多精力在研究分析证据和定性方面。”

  2016年,陈丽芳办理过一起电信诈骗案,涉及多达279名被害人,分布在江苏、内蒙古、新疆等全国各地。“这起案件犯罪嫌疑人不配合,因此,证据的比对梳理就尤为重要,工作量也增加了很多。”陈丽芳说,以前检察辅助人员不足,需要检察官承担更多琐碎的程序性工作,“基本要‘7×24’,否则根本办不完”。但是,在新型办案组合模式下,检察官、检察官助理、书记员分工协作,很快就顺利办结了案。

  相比于陈丽芳“忙并快乐着”,王卫东则感受到了双重身份带来的变化,“包括理念的变化、职责的变化,还有参与办案方式的变化。”员额制改革后,检察官手中的权限更大了,除了重大案件,分管检察长不再听取案件汇报。但对于自己承办的案件,则必须跟普通员额检察官一样,完成提审犯罪嫌疑人、接待当事人、听取律师意见、公开审查听证、制作文书、出庭支持公诉等一系列工作。

  “因为我还承担着队伍建设等行政管理职能,所以直接办案并不多,去年一共办理了8起案件,有集资诈骗类难案,也有电信诈骗类新案,难度系数大概是中等偏难,但每一起案件都要全力以赴。”王卫东说。

  员额制改革让玄武区检察院焕发了新的活力。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去年10月,该院公诉部门受理案件数量683件971人,同比上升33.40%和43.43%;审查后起诉案件631件911人,同比上升29.84%和49.59%;仅有14%的案件需要分管检察长审批。在案件受理量和起诉量大幅增加的情况下,案件的平均办理时间比去年减少8.98天。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7年01月11日 17 版)

上一篇上海:儿童医院开设病房教室,让患儿远离IPAD
下一篇治霾世界大战:伦敦曾1.2万人丧生 整个洛杉矶哭泣

相关阅读 标签:

员额

框架

法官

网友评论
我来说两句
我的态度:

请您注意:
  • 自觉遵守:爱国、守法、自律、真实、文明的原则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,破坏民族团结、国家宗教政策和社会稳定,含侮辱、诽谤、教唆、淫秽等内容的作品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您在本站评论发表的作品,本站有权在网站内保留、转载、引用或者删除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
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诚招代理 | 招聘信息 | 广告合作 | 标签

[国新网许可证:3212006005] [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A2.B1.B2-20090001] [文网文[2008]053号] [苏ICP备06042878号]
版权所有:无锡阿福台(www.wuxi.cn)保留所有权力